月球之上的中国印记 | 月球上中国地名达35个 祖先们的名字千年后出现在天上那轮明月

  央视网消息: 2020年12月1日,嫦娥五号在月球正面预选着陆区着陆。日前,国际天文学联合会日前批准中国提议在嫦娥五号降落地点附近的8个月球地貌的命名申请。至此,月球上的中国地名达到了35个。

这8个月球地貌分别命名为:

  天船基地,表示在银河中航行的船舶;

  华山,以中国西岳华山命名;

  衡山,以中国南岳衡山命名;

  裴秀,中国西晋时期地理学家;

  沈括,中国宋代天文学家、数学家;

  刘徽,中国三国时期魏国数学家;

  宋应星,中国明末科学家,其《天工开物》被誉为“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

  徐光启,中国明代农艺师、天文学家、数学家。

 

  月球地名里的中国元素

  虽然中国古代对星空一直都有探索,但从近代开始,中国一度始游离于探月队伍之外。在这35个与中国相关的月球地名的命名过程中,中国与其渊源主要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2007年以前的被动命名阶段。这一阶段中国并没有直接参与到国际天文学界的月球地理实体命名之中。从时间上主要包括四个阶段:60年代有1个,从1970年开始,随着我国成功发射了自主研制的人造地球卫星,我国的国际地位大大提升,月球命名表中的中国人名开始逐渐增多。70年代有8个,80年代有2个,2006年又增加了5个卫星坑的命名。

  第二阶段是以2007年嫦娥一号成功发射为标志而开启的自主命名阶段。2010年8月,相关组织正式批准了位于北极和南极的毕昇、蔡伦和张钰哲三个环形坑的命名。这实现了我国月球探测工程科学应用成果在国际月球地理实体命名上零的突破。

  2013年,嫦娥三号首次成功实现了我国的地外天体软着陆和巡视勘察。2015年10月5日,中国嫦娥三号着陆区4项月球地理实体命名被正式批准。嫦娥三号着陆器和玉兔号月球车勘探过的周边方圆77米区域命名为“广寒宫”,附近三个环形坑分别命名为“紫微”“天市”和“太微”。“广寒宫”名称的正式批准,使得中国民间广为流传的神话故事中的“嫦娥”和“玉兔”在“广寒宫”相聚,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科技的完美结合。

  2019年1月,嫦娥四号登月后,中国一次获批了5个月球地名:织女、河鼓、天津、泰山和天河基地。需要指出的是,织女、河鼓、天津这三个名称和2015年批准名命的“紫微”“天市”“太微”名称都来源于中国古代天文星图中的“三垣四象二十八宿”概念。

  月球地名是怎么起的

  网友评论说,祖先们怎么也想不到,千年后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天上的那轮明月。时至今日,月球上已经有9000多个地方被起了名字。月球上的地名,不只是为了方便定位,还承载着人类的科学文化记忆,它记录了世界各国为人类科学进步而作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表达着人类对科学文化的尊敬与重视。月球上的地名图,也是人类科学发展的脉络图。那么,月球地名是怎么起的,您知道吗?

  从1609年,伽利略用自制的望远镜观察到月球的高山凹地起,科学家就开始了给月球命名。但都有很浓的个人色彩,如伽利略用自己家乡的亚平宁山脉给月球最大的山脉命名。同时,由于缺乏交流和权威,有些月球地点有多个名字,这带来了不少混乱。直到1919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成立,这种各自命名的局面才被改变。国际天文学联合会是世界各国公认的权威天文学术组织,拥有对各行星和卫星命名的权力。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和修订,国际天文学联合会逐步制定出了一套月球地理实体的命名程序和规则。

  目前,月球上共定义了18类地貌,包括环形坑、月溪和山脉等,而不同的地貌有着不同的命名方式。如月球上的重要地貌环形坑,用的是杰出科学家、哲学家等名人的名字;而月溪、月湖、月海这些地貌的名字用的则是较为抽象的拉丁词汇。在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制定的月球命名规则中,有一类非常特殊,那就是月球着陆点。这类地貌的没有固定的起名要求,但它要求申请方有能力将航天器送上月球。从1959年人类第一颗月球探测器着陆月球以来,这样的地名并不多。

  还需要突出的一点是,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制定的命名规则排除了一些领域的名人,包括19世纪及以后的政治和宗教人物,还有文学家。月球上曾有一批环形坑是以包括李白、巴尔扎克、雨果在内的文学家命名的,但由于命名规则不允许而被删除。在2006年公布的命名列表中,李白坑被改为休谟Z坑。